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榫卯:天人合一的千年技艺灵魂

榫卯结构严丝缝又不着痕迹,隐含着古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攒边做法 长短榫 楔钉榫 燕尾榫 抱肩榫 穿带 粽角榫 夹头榫

  榫卯被称作红木家具的“灵魂”,木构件上凸出的榫头与凹进去的卯眼,简单地咬,便将木构件结在一起,由于连接构件的形态不同,由此衍生出千变万化的组方式,使红木家具达到功能与结构的完美统一。实际上早在远古时期,榫卯结构便运用在建筑当中,以明式家具为代表的硬木家具的出现,将榫卯技术推上了技术上的高峰,也成为中国传统美学中自然天成的最具代表性的技艺,即使在当代,榫卯结构仍被视为红木家具的标志,可谓“无榫卯,不红木”,代表传统工艺中精密、细致、智慧的工艺水平和匠人精神。

  延续千年的灵魂技艺

  榫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其最早可追溯到 7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浙江省余姚市的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出现的原始居民的木房子可以证实,从出土的大量木构件中不难发现,当时的祖先已经开始使用榫卯结构,在之后的发展历史中,榫卯结构也是伴随着中国古代木构建筑的发展而逐步发展起来的。

  榫卯结构最先出现在木建筑体,在如今常见的古建筑上的斗拱,便是使用榫卯结构而成的承重构件,在中国古代木结构建筑中的作用和地位不言而喻,榫卯也从木建筑到木家具一脉传承下来,成为传统技艺中的经典。

  中国古典的木建筑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例证,古代木质家具可以说是木质建筑的缩影,榫卯结构严丝缝又不着痕迹,隐含着古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古典家具部件与部件之间以榫卯结构结起来,在不同角度的力量下相互抗衡以产生咬力,从而塑造了家具坚固结实的承重力,而从外观看来整齐匀称,力量含而不露,相生相克,以制为衡;以木材本身力量作为制衡力量,而非使用铜皮、铁钉等金属物保持其坚固性,又饱含着顺应木材本质而制作的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世界观。

  即使在当代红木家具的制作中,榫卯结构仍然被视作古典家具的灵魂。中国家具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陈宝光曾定义传统家具 为“以榫卯结构为核心”,换言之,如果家具放弃了榫卯,尽管材料是红木,就不再是中国传统家具,而进入“现代家具”的系列。北京元亨利古典硬木家具有限公 司董事长杨波表示,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榫卯”是古典家具创新的“底线”。他认为,中式家具的底线就是榫卯和框架结构,两者决定了家具的寿命以及耐受力,如果掌握不好,将会 影响家具的最基本性能。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核心地位

  古典家具的榫卯技艺不同于其他木作传统工艺,如雕刻、髹漆等,可以 说,这些是为了装饰而出现,北京pk10冠军开奖走势,取悦于人们的视觉快感。而家具中的设计必须在满足人们的视觉美感后,还要求科学理性,使其长久耐用。一件红木家具的制作,需 要经过选料、干燥、打样、开料、组装、雕刻、打磨等多道工艺,其中的打样、开料等工序,决定了一件家具的整体框架,在这其中,榫卯结构的地位功不可没。在 打样之时,就决定了每个木料结构上的榫头卯眼的形式、位置、数量,必须符家具的造型组要求,北京赛车pk10软件下载,从力学上每个木料所受到的承受力,反过来说,榫卯结构也决定了家具的结构以及衍生出来的线条,家具上的其他零件,既是装饰,而根本上更是榫卯结构的衍生品,决定了红木家具的“清奇骨骼”。

  以圈椅为例,从外观上,其最大的视觉美感之处在于流畅柔美的曲线和其他部件的完美结。曲线线条流畅柔美又刚劲有力,触摸上去更给人柔和的触感;圈椅靠背也秉 承了曲线的柔美,而且从功能上来说,能够让人的脊背得到依靠和放松。一把圈椅上,诸多部位非榫卯结构不能完成,例如扶手采用的楔钉榫,基于扶手圆而细的特点,匠师们采用分段式造法,两段弧形弯材之间的拼接也只能由楔钉榫的结构加以连接。而正是由于楔钉榫决定了扶手圆润的曲线,也需要靠背板以S形承接。在各 种线条的承接当中,既考虑到圈椅的功能性,又塑造了其结构和气质,达到美感与功能的统一。

  明清家具研究专家王世襄先生曾在《明式家具研究》总结:“传统家具以立木为支柱,横木作连接材,吸取了大木构架和壸门台座的式样和手法。跟房屋、壸座一样,家具的平面、纵和横的断面,除个别变体外, 都作四方形。四方形的结构是可变的、不稳定的,但是由于传统家具使用了‘攒边装板’,各种各样的枨子、牙条、牙头、角牙、短柱及拖泥等,加强了结点的刚 度,迫使角度不变,将支架固定起来,消除了结构不稳定的缺憾,同时还能将重量负荷,均匀又理地传递到腿足上。”

  榫卯工艺在古典家具尤 其是明式家具上达到技艺高峰,其部分原因也与当时的美学思潮有关。在实学风的影响下,明代的工艺美术总体特征为重实用、重技艺。榫卯结构既符力学原理, 又重视实用和美观,是工艺美术特征表现的典范。形式美必须要在其功能与生活方式的前提之下,这对当代的设计也提供了一定的思想价值。

  榫卯技术是“良心活儿”

  如今,榫卯结构仍然是红木家具工艺中的核心部分。红木家具的价值,因为榫卯的存在和传承更添光彩。据劲飞红木董事长吴新建介绍,如今在红木家具生产市场上,技艺精湛的师傅最具价值。他介绍说:“正是因为榫卯结构复杂多变,而且决定了家具的结构和坚实程度,所以技艺好的师傅月薪上万很正常,甚至还会更高, 红木家具的价值之高,也很大部分原因出自于此。很多古典家具爱好者和消费者,也正是看重了红木家具中的榫卯结构而愿意为家具买单,如果一件家具的榫卯结构有问题,那么它的价值也会严重受损。”

  正因如此,红木家具的榫卯结构也被视作商家是否诚信的标志之一。在红木家具诸多作假手段之中,榫 卯结构的粗制滥造、甚至拿木钉代替,也是行业里最为不齿的行为。名佳红木董事长张正基表示,古典家具的美观性、艺术性以其工艺为基础,消费者对工艺也逐渐重视。他表示:“家具的榫卯隐藏在里面,消费者是无法看到的,但是如果榫卯出问题,家具的线条、结构、耐受力都会出现问题,这需要消费者懂行或者使用较长 时间才会发现,对于商家而言就是一个良心活儿。重视自己品牌信誉的商家,是绝对不会在此方面做手脚的,这也成为衡量商家良心的一个砝码。”

  在继承的同时,榫卯结构也被广泛应用在实木家具的生产中。常见的有平板角结使用的以面露榫的明榫,现代木工称为“半燕尾榫”,还有木椅扶手连接处、面 板与桌面连接处做出的半榫暗藏结构,很多设家具品牌的产品如曲美家具、百强家具都有所使用。榫卯结构的传承和崇尚,不仅保存了经典的木作工艺,也为当下家 居设计从使用角度出发,重视功能与美学的结,提供了参考和依据。

  手工记忆

  繁复多样的榫卯艺术

  红 木家具常用的榫卯可分为几十种,运用榫卯可以将家具的各种部件作平板结、板材结、横竖材结、直材结、弧形材结、交叉结等。根据不同部位和功能 要求,做法各有不同,变化之中又有规律可循,其造法繁复多样。王世襄曾经提到:“鲁班馆的老匠师如石惠、李建元、祖连朋等都曾谈到,即使从事家具修理已几 十年,仍偶然会发现某一榫卯或它的某一局部造法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攒边做法

  攒边做法:边框由四根较厚的木条组成, 长边出榫称为“大边”,短边凿眼称为“抹头”。大边和抹头或透榫露明连接,或半榫隐藏,偶用楔子加固,这种榫卯称为格角榫。攒边的做法既可以使木板之间的应力相互抵消,不易变形,又可以将木材不美观的截面纹理隐藏在攒边之内。攒边做法是面板连接中常见的做法。

  长短榫

  长短榫是在腿上部凿出长短不同的两个榫头,与面上的卯眼相接,因两榫头高低不同,可以使连接更加稳固。长短榫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是其他榫卯的一部分,如夹头榫、抱肩榫、挂榫都会使用长短榫与面连接。长短榫是面板与线材连接中常见的榫卯结构。

  楔钉榫

  楔钉榫是连接弧形材常用的榫卯结构。它把弧形材截割用上下两片出榫嵌接,榫头上的小舌入槽,使其不能上下移动。然后在搭口中部剔凿方孔,将一枚断面为方 形,一边稍粗,一边稍细的楔钉插贯穿过去,使其也不能左右移动即可。常见于圈椅的扶手、圆形几面、圆形拖泥等部位。楔钉榫是常见的线材连接结构。

  燕尾榫

  燕尾榫是一种平板木材的直角连接节点,两块平板直角相接,为防止受拉力时脱开,榫头做成梯台形,故名“燕尾榫”。燕尾榫在木制家具中十分常见,常见于面板垂直拼接处。

  抱肩榫

  抱肩榫是有束腰结构家具中常用的榫卯结构之一,在腿足上部承接束腰和牙板的部位,切出45°斜肩,并在斜肩向内凿出三角形卯眼,相应的牙条亦作45°斜肩,并留出三角形榫头,两相扣接,严丝缝。

  穿带

  穿带在椅子座面等部位常见。将相邻的薄板开出下大上小的槽口,用推插的方法将两板拼,可不使其从横的方向拉开。拼粘牢之后,在其上开一个上小下大的 槽口,里面穿嵌的是一个一面是梯形长榫的木条,即为穿带,穿带的梯形长榫一面稍宽一面稍窄,为了使其穿紧,长榫都是从宽的一边推向窄的一边。

  粽角榫

  粽角榫多用于四面平家具中,常见于三根方材格角结在一起,形成一个类似粽子角的格角,每个转角结都形成个45°格角斜线。在制作时,三根料的榫卯比较集中,为了牢固,一方面开长短榫头,采用避榫制作,另一方面应考虑用料适当粗硕些,以免影响结构的强度。

  夹头榫

  夹头榫是连接桌案的腿子、牙边和角牙的一组榫卯结构,案形结体家具的腿与面的结不在四角,而在长边两端收进的一些位置,腿足上端开长口,夹住牙条和牙头,并在上部使用长短榫与案面结

  红木文化溯源之旅项目报道组:

  出品人/监制:张学冬 

  项目总监、组长:孙志华 

  内容总策划:安峰 

  记者:冯静、付娟 编辑:刘朗 

  新媒体传播:裴璇 外联主任:陈文菊 

  专家顾问:海岩、张德祥、陈宝光、周京南、杨波、邓雪松、曾永杰

  D08-D09采写/新京报记者 冯静

  D08-D09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飞 王远征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8-23 03:17  【打印此页】  【关闭